蜗牛app

   县组织部针对经济副乡长的考察小组抵达前一天下午,苠原乡爆出特大新闻:

   苠原乡乡长王彩美以身体不佳为由提交辞呈,主动要求辞去乡长职务;

   苠原乡党政办主任尤德山以照顾家庭为由提交辞呈,主动要求辞去党政办主任职务!

   这可是苠原乡,不,商林县乃至町水市前所未有的怪事,可谓一石掀起千层浪,引起各方面广泛**。

   一时间说什么的都有,最能被苠原老百姓接受的是:王彩美背着简刚跟尤德山有了一腿,结果被简刚活捉,盛怒之下要求两人辞职。

   否则没法解释简刚好端端地,而两位爱将,他亲手提拔的左膀右臂为何双双辞职。

   当然了,县组织部很迅速、很愉快地接受并批准了他俩的辞职申请,而关于白钰的考察,以简刚为首的***给予高度肯定,一致认为白钰同志在担任经济副乡长期间作风过硬、政绩突出、成果斐然、勇于担当,是值得组织信任并能委以重担的好干部。

   考察小组组长是常务副部长袁军,从报到好运天就对白钰印象不错,纵然如此还是问道:

   “说了这么多肯定白钰同志成绩的话,有没有缺点,或者工作当中需要改进、加以完善、有待提高的方面?”

   简刚态度诚恳地说:“个人觉得没有!苠原乡***都要学习白钰同志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又从长规划,坚定不移推进苠原发展的可贵精神!”

   袁军又问:“简刚同志觉得白钰同志是不是可以继续担任经济副乡长为苠原作出更大贡献?”

   简刚略加沉吟道:“从苠原经济发展角度讲,我们都离不开白钰同志,希望他把规划的蓝图逐步变成现实,让苠原人民早日脱贫致富过上幸福的生活;但从个人发展角度讲,我想如果白钰同志可以到县里承担更重的任务,挑更重的担子,以他的聪明才智为商林经济发展献计献策提供助力。当然不管组织部门对白钰同志的前途怎么考虑,作为苠原的班长,我代表乡党委正府表态坚决拥护县里的决定。”

   纯白清新萌妹子户外自由奔跑

   袁军盯着简刚,眼神象在看怪物似的。

   袁军不知道的是,组织部收到两人辞呈前一天晚上,王彩美拎了几大包礼物亲自到宿舍看望齐晓晓。

   因为齐晓晓一口咬定因为怕老鼠临时跟白钰换宿舍,王彩美也一口咬定穆小菊的间歇性精神病即民间所说的“花痴”,以此为基调心照不宣地过招:

   尤德山还是如他自己所说在宿舍区检查卫生;

   简刚和她站在楼上办公室后窗,面前摆着军用望远镜,那是鸟瞰乡风景讨论白钰所说的道路交通工程。

   这样就能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吗?

   齐晓晓冷笑道王乡长的解释天衣无缝,就是不清楚那叠照片拿到纪委,人家认不认同!

   王彩美哑了火,扔下礼物灰溜溜走了。

   第二天上午,简刚在尤德山陪同下来到齐晓晓宿舍,郑重其事说经过慎重考虑,王彩美、尤德山两位同志决定辞职,乡里人手紧张,请齐晓晓同志早日返回工作岗位。

   简刚就说了这一句便离开,尤德山落到后面补充道齐乡长,杀人不过头点地,事情闹到这份上还是见好就收,别太过分!

   齐晓晓赶紧与白钰商量,觉得简刚断臂自救的招数非常狠,基本到了能够容忍的底线再逼恐怕容易出大事,就点到为止吧。

   很巧,考察组离开那天傍晚蓝依回到苠原上班,见面就欢快地传达一个好消息:

   此番她先到省红会向领导汇报工作,申请再延长一年时间。苠原这种穷山沟向来是人见人嫌、避之不及的地方,蓝依主动要求留下对领导来说自然求之不得,不仅一口答应,还暗示表现好的话今后会在待遇等方面有所考虑。

   “哎呀,要是我离开苠原调到别的乡镇呢,到时会不会哭鼻子?”白钰逗她道。

   蓝依都已想好了:“你在哪儿工作我也去哪儿,红会上班又不需要每天打卡,把该做的事做完就行,反正我半步不离跟着你。”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嗯,你就是可恶的小狗,还没勤奋听话。”

   “对了,这回那个大灯泡没跟着来?”

   提到蓝朵,蓝依蹙眉道:“她想来的,爷爷不准,也不知道为什么。”

   黄将军既然知道姐妹俩角色掉了个,只能将错就错,不让蓝朵搅在里面捣乱了。

   白钰笑道:“对啊,双胞胎姐妹睡一块儿有啥意思?照镜子啊。还不如跟我睡……”

   “你也不准,新年第一天立下规矩,晚上十点前必须回自己宿舍。”

   “勤奋都不管……”

   正说到这儿手机响了,一看竟是缪文军打来了,心头一紧赶紧起身接听:

   “缪***晚上好。”

   蓝依吐吐舌头到厨房切水果去了。

   只听缪文军威严地问:“在哪儿呢?”

   “在……外面……”

   缪文军冷不丁笑了:“苠原老街乌灯瞎火的,还外面!八成在搞对象吧?”

   碰到这样聪明绝顶的领导只有赔笑的份儿,白钰道:“缪***英明,缪***那个……运筹于帷幄之中……”

   “你搞对象我运筹什么,不着调!”缪文军笑骂道,“王彩美辞职的事是不是你搞的鬼?不错啊,又搞对象又搞王彩美……”

   白钰惊出一身冷汗,连忙说:“没有没有,我可以证明王乡长绝对是主动辞职,没有受任何人指使或胁迫,她……她身体方面……”

   “她的身体简刚最清楚!少给我打马虎眼,现在踢走了王彩美……”

   “不不不,缪***,没人踢她,她真是主动打的报告。”

   缪文军哈哈大笑:“小白乡长滴水不漏,很好,没被胜利冲昏头脑。我已看了你提交的关于苠原乡两条腿走路,打通城乡主干道和村部连结省道县道的规划,批语是八个字,‘气魄宏大,钱从何来’!”

   “向缪***报告,我在规划第三部分有过说明,请县里补贴一部分,从扶贫资金统筹一部分,乡里也出一部分,当然都不容易,但道路建成后对苠原地方经济发展肯定能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

   “不是‘不容易’,是‘不可能’!”缪文军道,“县乡两级财政情况我不说你也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扶贫资金统筹更不现实,名为统筹实则挪用,本来从京都到省市漫下来的水多随便舀几勺子还行,如今就那几粒米数都数得清,敢统筹不找你拚命?”

   白钰辩道:“缪***,扶贫资金里面本来就有道路桥梁水利建设费用,县乡两级把它用于修修补补和维护、补偿,那才是打着扶贫的幌子挤占挪用!如果把它切出来专款专用,建账单独核算,一切按事实说话找我拚命也没用!”

   缪文军叹道:“你还是年轻呐小白乡长,拚命的方式有很多种,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说那么多,总之我是提醒你要做好两手准备,既有继续留在苠原勇挑重担的打算,又要有离开苠原但必须做好工作衔接的意识,不能人走了规划、设计、方案等也打包带走,明白吗?”

   “坚决执行缪***的指示,一颗红心两种准备。”白钰道。

   缪文军又叹息:“县里情况比较复杂,有些事出发点是好的,但具体实施起来困难重重,唉……不多说,你继续搞对象吧。”

   放下手机,白钰心头也颇为沉重。

   从空降苠原后了解的情况来看,缪文军已经算是有魄力、敢作为、雷厉风行大胆革新的好领导,但在死水一潭的商林,面对已与庞大扶贫资金结成深厚利益共同体的保守势力,缪文军可谓举步维艰,哪怕做出一点点微不足道的改变都困难重重。

   据说缪文军主动请缨到商林,立下誓言五年内摘掉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今年是第四年,目前情况看摘帽子的概率很大,有他励精图治、煞费苦心夯实商林家底的努力,也有彭斯事件引发舆论的监督与推动。

   摘帽对县领导层来说是柄双刃剑,倘若凭政绩迅速高升,后面自然有人收拾烂摊子;倘若上级领导想等一等、看一看,那么麻烦比较大,因为凭空压缩几个亿收入对商林原本脆弱的财政来说不啻于灭顶之灾,需要做的工作既繁重又沉重,弄不好真会身败名裂。

   又据说从目前局势看,季辉、缪文军想靠摘帽政绩提拔的可能性很低,市领导的意思的确要看到后期运作效果。

   究其原因,季辉的后台在省里,缪文军的靠山是市长付寿静,麻烦就在于两人都没得到市一把手成书记的认可。

   人事问题,特别是县主要领导任免大权基本要看一把手的意见,成书记始终不松口,季辉、缪文军干瞪眼也没用。

   那成书记在打什么算盘呢?又涉及到***领导层权力的博弈,简而言之,如果提拔季辉进市***,按派系划分惯例必定倒向市**为首的本土派,倘若再与付寿静系联手必定对成书记形成很大的威胁。

   所以成书记施出拖刀之计,宁可让专职常委的位子空缺市常委人数将近两年里一直为双数,也不肯轻易提拔干部。

   除非资历最深、呼声最高、人脉最广的季辉主动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