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性app

*** 齐老正在用玉瓶给附近的人解毒,听了张逸风的话,他直接将玉瓶交给了中毒了修者,他站起身体同张逸风一起离开。

“几位请留步。”

就在这时,矮男子的声音传来。

矮男子也是中毒者之一,实际上那位长老被毒老毒死后,他就被人叫了进来,刚才的一切战斗都被他看在眼里。

“怎么?要留下我吗?”

张逸风看向矮男子,眼神平淡。

矮男子摇了摇头,眼神满是忌惮,张逸风虽然年轻,出手却非常果断,而且张逸风像是会妖法一般凭空变出一团火焰!这简直不可思议,哪怕是大师,也凭空变不出来火焰啊,别大师,传中的宗师恐怕也不行。

这子,不简单,他身上肯定有真法器。

“前辈误会了,晚辈是来向前辈道歉的,希望前辈原谅晚辈刚才的无知。“矮男子着,居然朝着张逸风半跪行礼。

武者界,就是这么现实。

张逸风淡淡挥了挥手,道:“事。”

着,张逸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气质养眼美女蕾丝长裙森系清纯写真

对于他来,这些打闹的确是事情,他根本没有将矮男子放在眼里。

很快,张逸风三人回到了车上,施一直在车里等候三人。

上了车,齐老的声音第一时间传来:“张,你的那颗珠子,真的有守护作用?”

张逸风有些尴尬,他明白齐老的意思,道:“齐老,我送给你吧。”

齐老装作不好意思地道:“那怎么行,你刚才要价两千万,我两千万买下来吧。而且我也不是自己要,是送给颖儿的。”

张逸风苦笑道:“齐老,我不是了吗,我会做一个手环送给思颖,这是我做的第一颗成品珠子。”

齐老老狐狸一般地开:“原来这就是为颖儿准备的啊。那我老头子更不能要了。这么,你是想将这东西当成生日礼物送给颖儿的?”

张逸风脸不红心不跳地道:“嗯,这一颗珠子是在我师父的悉心教导下,我亲自炼制而成的,想来在思颖生日的时候,我应该能够炼制出三颗珠子。本来想给思颖一个惊喜,但被你这么一,这礼物已经不神秘了。”

“怪我怪我!等等,你三颗?是三颗成环,一起送给颖儿吗?”齐老忽然大吃一惊。

张逸风皱眉道:“怎么,三颗少了吗?”

“不少,不少。”齐老笑了,朝着林思颖,道,“颖儿,看见了没有?张对你多好,亲自给你制作礼物,这礼物可是价值不菲啊。”

林思颖听了齐老的话,顿时有些不好意思,爷爷这是在暗示张逸风对自己有意思吗?

“谢谢你,张逸风。”

林思颖不知道些什么,只能谢谢。

张逸风淡淡道:“朋友之间,不需要谢。”

林思颖身体一颤,不知道为何,听了张逸风的话她心里居然有一丝不舒服,张逸风这样对自己,只是因为朋友关系吗?他只是将自己当成朋友?

不过,这不是自己要求的吗?是自己不想交男朋友的啊。

但为什么,心里真的会不舒服。

“当朋友就好,当朋友就好。”

齐老却是哈哈大笑,他活了这么大岁数,比任何人都明白,恋人就是从朋友发展起来的嘛。

这个过程没有什么不对啊!何况,心急也吃不到肉豆腐。

齐老这一次将张逸风和林思颖一起带出来,就是为了增加两人之间的感情。只要两个人习惯了彼此在一起,那不就是恋人的感觉了么。

一路上,齐老话特别多,林思颖也偶尔插嘴问了一些问题,实际上林思颖对武修者这个圈子,也产生了兴趣。她甚至让林齐回去之后,就将呼吸吐纳之法交给她,她也要习武。

因为林思颖觉得张逸风身上的秘密太多了,只有她也变得强大,才有资格知道张逸风身上的秘密。

两个多时后,张逸风被施送回了出租屋。

目送越野车离开后,张逸风这才转身准备进入院子。

张逸风心情不错,这一次出门,可谓是有收获,首先是两千万现金,这笔钱来得够及时,他可以大量收购一些名贵药材了。另外,他打算购买一些炼制二级符篆的材料,以备不时之需。

最重要的是,张逸风知晓了地球极有可能有幽冥鬼火。他身为丹师,天地灵火对他来讲非常重要,丹师丹火的强弱,决定丹药的品质是好是坏。

想到觉圆,张逸风忽然转过头,朝着黑暗中道:“既然跟来了,要不要进去喝杯茶。”

张逸风的话落,黑暗中走出了一道身影,此人不是苦行僧觉圆是谁。

他身被汗水浸湿,显得有些疲惫。

“我挺佩服你的,跟着汽车一路跑了过来,居然不嫌累,而且你还是受伤之体。”

觉圆虽然封住了血脉,止住了左臂流血,但终究是伤体。

“阿弥陀佛,身体无非皮囊,灵魂不死,皮囊破碎又如何。”觉圆淡淡开。

张逸风看着觉圆,摇了摇头,道:“我再问一次,你进不进去喝茶。”

觉圆笑着道:“夜深人静,我就不进去了。”

张逸风皱眉道:“既然无法坐在一起喝茶,那就是要同我战斗了。”

喝茶,便是朋友。不喝茶,半夜跟来必有鬼。

觉圆没有话,只是看着张逸风,实际上他跟着张逸风来到这里,是想知道张逸风的来头,甚至想试探一下张逸风的实力,但这子明显比他想象的聪明,一语就道破了他的目的,但对方非但没有慌张,反而显得云淡风轻。

觉圆看了看张逸风,又看了看张逸风身后的院子,这才道:“施主笑了,我跟随施主来这里,只是想知道施主住在哪里,万一施主今后一直不联系我,我也能主动联系施主。”

张逸风表情冷漠地道:“我过,那个地方我一定会去。我不知道你去那里的目的,也不知道那里还有些什么东西。但不管你想要什么,有什么目的,只要不同我的目的相冲突,我都可以让着你。另外,我句实话,如果你想在里面活着,就必须依靠我。我可以很肯定的,没人比我更了解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