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色版软件

这几分钟,对迟顺鑫是艰难的、痛苦的几分钟,用他事后跟知己朋友的话讲,干一辈子革命工作还没被手下以这种方式摁着头思考问题。

这几分钟,对方晟却是胜券在握,安之若素的几分钟。

他没有什么可失去的——新闻发布会本来就不应该自己参加,跑到哪儿评理都不怕;固建重工董事会成员构成方案,申委书计和申长已经打算二过一否决自己的提议,如今努力一下有何不可?

“这个……方晟同志,”迟顺鑫终于回过神来,“抗震救灾是当前首要工作,其它事项暂时都得让路。近期,估计省常委会讨论议题都将围绕抗震救灾,固建重工董事会的问题,那个恐怕不可能再花时间讨论,人员构成嘛就由方晟同志具体把握吧,我也会跟忠耀他们打个招呼,特事特办嘛,总之原则是面向市场共同发展。”

“好的,谢谢迟书计!”方晟稳当当道,“我马上就去抗震指挥部!”

关于榉柏大地震——几经斟酌确定以震中所在地的地级市命名此次地震,新闻发布会开得波澜不兴,并不象原山省领导恐惧的那样尖锐和混乱。

在方晟授意下,省抗震救灾指挥部做了三项策略性安排:

一是实施报名审核制,将报名的各媒体主要是国外媒体名单传真给外事委审核,凡列入黑名单和不受欢迎对象的一律剔除;

二是采取配额制,允许提的12个问题当中国内媒体7个、国外媒体5个,且规定前两个问题和最后一个问题必须由京都主流媒体提问;

三是提问预申报制,特别国外媒体必须在新闻发布会前十分钟提交所问的问题,如果现场提问与提交不一致,有权拒绝回答。

对于最后一点,国外媒体纷纷抗议,认为限制和侵犯了自由采访权,他们有权根据现场情况灵活调整问题并对阐述不清楚的进行追问。

方晟也表现出灵活度,说同意追问,也同意部分调整问题但比例不能超过百分之四十,即5个问题当中顶多2个与申报有出入。

漂亮卧蚕美女花下写真

国外记者们觉得抗争取得效果,不再啰嗦。

坐镇指挥部的解忠耀和郁磊忧心忡忡,说如果那帮家伙利用2个问题乱问乱扯也不得了,最好别轻易让步啊方晟同志!

方晟微笑道按国际惯例的确不应该事先对提问作出种种限制,既然限制了,人家抗议,然后我让步,这样双方都有所得都很满意,跟老外打交道不能想着压倒性胜利,要有相当弹性的空间。

解忠耀与郁磊交换眼色,一时难以理解他说的话:在我们自己国土上,自己家里发生的事我爱说就说,不说你老外凭啥逼我说?

进新闻发布大厅前,方晟接过记者名单扫了一眼,还好,那个风格犀利辛辣的艾米拉不在其内。

新闻发布会开得四平八稳,节奏、氛围、内容都在掌控范围内,据其原因方晟把握了两个原则:

一个原则是受灾损失、人员伤亡等数据完公开,不藏不掖并欢迎记者到现场督查;

另一个原则是实事求是,凡正府已经做到的提供准确数据,凡没做到的承认不足,承诺大约什么时候做到位。

——这个思路与解忠耀、郁磊又不一样,他们觉得家丑不宜外扬,没做到位的暗中努力就是了,为啥要告诉老外?

还有受灾损失、人员伤亡,由于报送渠道、先后顺序和统计口径等问题,历来官方与民间就存在差异,公布了也会被挑剔、说三道四,不如不说。

方晟耐心解释说大难当头,世界上不可能哪个国家正府做得十十美,媒体的任务就是监督和鞭策,与其等人家在网络上爆料、指责,还不如大大方方自己承认,那又怎样?

双方争执不下,方晟也不着急边看材料边摆事实讲道理,反正他有绝招——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上啊!

迫于无奈,说到最后解忠耀还是同意方晟的两个原则。

然而原山申委没料到的是,就在新闻发布会直播期间,刘首长亲自从京都飞过来慰问和督查抗震救灾工作,在飞机上,刘首长居然抽空看了方晟主持的新闻发布会!

换在平时,刘首长目光从来不在电视屏幕上多停留一秒钟,这就是方晟的官运。

历来,地方各级领导为何不愿辖内负面消息上“京都新闻”、“京都访谈”,就在于以前京都大领导说过,“我每天都看这两档节目”!

辛辛苦苦做几年,不如上电视几秒钟,若正好落到大领导眼里,再多解释都苍白无力。

在拟定到机场欢迎的省领导名单时,伏德康耍了个小心眼故意没把方晟列进去,理由是“方晟同志主持新闻发布会很累”。

不料刘首长下飞机后一一握手走过去,突然问:“方晟同志没来吗?”

伏德康顿时菊花一紧!

在旁边陪同的迟顺鑫连忙说:“方晟同志刚主持了新闻发布会,还有些善后工作……”

刘首长颌首,微笑道:“方晟同志主持得很好很有风度,待会儿我要跟他聊聊。”

“啪!”

这记耳光打得申委常委特别是迟顺鑫、解忠耀脸上火辣辣的,也让郁磊、伏德康、华泊廷等本来有机会抛头露面的心里抓狂,后悔不迭!

不用说,刘首长第一站就前往省抗震救灾指挥部,因为“要跟他谈谈”,方晟提前接到通知早早在大门口迎接。

下车后在众人簇拥下,刘首长第一个与方晟握手,说了三句话:

“新闻发布会我都看了,效果不错,方晟同志表现很好!”

“方晟同志工作过好几个城市,都取得历史性突破,不容易,要坚持下去。”

“当前抗震救灾压力很大,不要因为我的到来打乱同志们的工作节奏,后面就由顺鑫、忠耀和方晟同志陪我跑跑,其他同志各就各位。”

“咚!”

众常委们的心顿时沉到谷底,眼角暗瞟方晟,那个羡慕妒忌恨呐就不用提了。

官至省部级重在气势,被大领导青睐、参与接待陪同、多说两句甚至开些玩笑,都是日后地位和气势的重要决定因素。

气势是此消彼长的,方晟的气势被人为抬高,必定有人气势被打压下去,体制内就这么现实。

刘首长的工作节奏相当快,在指挥部听取灾情和救灾情况汇报后立即乘坐直升机来到重灾区桃庄,视察结束回到渚泉已经晚上九点多钟,就在食堂吃了点东西随后主持会议讨论后续救援救灾措施,包括各地支援人力物力和后期财政补贴、募捐等等。

会开到晚上十一点多钟才结束。

第二天上午刘首长又视察了正在紧急抢救的大桥、逐步恢复正常的居民小区和保持安生产的固建重工,十一点多钟都没吃午饭便乘坐专机回京都,说是下午有个重要的外事活动。

不到二十个小时的急行军式临时视察,首次参与这种高级别高规格陪同的方晟感触颇深。

当家不易,当十几亿偌大的家格外不易。

一场大地震弄得原山上下动荡不安,省领导夜不成寐四处奔波,岂不知对刘首长来说只是案头无数重大事项中的一页材料,每年由东往西、从南到北天灾人祸不断,海啸、地震、泥石流、矿难、交通事故、火灾、洪涝灾害……

越往上担子越重压力越大,自主发挥空间却越小。

方晟能倾渚泉之力支援桃庄;迟顺鑫能要求各市区支援榉柏;刘首长却不能调集中原五省资源驰援原山。

为什么?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比如黄树,平时矿难事故不断,不地震日子都不好过;再比如陇山,地底下没震,官场震级却在八级以上,由严华杰主抓的反腐大案平均两天爆一个雷,现在低于正厅都没人关注,涉案金额低于千万都不叫贪腐。

因此当方晟看到刘首长在直升机那么大的轰鸣声中居然能睡着,听汇报时却敏锐地指出前后两个数字小数点后两位不衔接;当近距离看到刘首长眉毛都白了小半,曾几何时意气风发的他满头乌发……

昨夜会开到最后,刘首长在总结陈词时语气诚恳地说: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原山有难,从京都到兄弟省份都不会袖手旁观,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有人的出人,相关援助肯定近期就能到位。但我也要跟在座坦率说一句,不能把希望寄予外力,大家要使出十二分力量展开自救,特别不要错过灾后黄金72小时,因为等援助人员组织、长途跋涉、落地后适应,恐怕主要精力用于灾后重建和医治扶持工作了。务必要充分激发干部群众的斗志,地震带来的精神打击和经济损失难以估量,人心不能散,这个时候我们的党员、我们的领导干部要挺身而出把广大群众凝成一股绳重建家园!”

没有空调乏味的说教,没有华而不实的承诺,更没有居高临下的命令,说的每句话都务实而接地气。

由此可见金字塔式竞争最终将使优秀杰出人才脱颖而出,不错,在此过程中会误杀、错杀、埋没很多人才,但残酷的淘汰式竞争注定不可能大而,它的任务是限制平庸无为者上位,并不保证每个优秀杰出者顺利走到最后。

但走到最后的必定是优秀杰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