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 2022年5月10日

图标是一只粉色的猫的软件

.630shu.co,最快更新婚婚来迟,大佬要离婚最新章节!

顾落落没有那么蠢,当时被蒋山东给糊弄了下,但是,等自己冷静下来之后,她便觉得,任何的借口都不管用。

她就是认定了,那个人是邵怀明。

况且,蒋山东有一点不对。

那要不是邵怀明,蒋山东那人,从来都不耐解释什么,却还是对她分析的那么透彻。

这样的态度才是最可疑的。

所以,顾落落可以确定,他们那几个人,至少都知道邵怀明有了女人了。

顾落落盯着照片上,那个背影都好看的女人,她冷冷一笑。

要真不是美女,也不会让怀明哥哥看上。

真要不是美女,她自己都不会放在眼里了。

既然他们不想要让自己知道,那就不知道吧,要装,谁不会呢?

……

秋色怡人美女清纯唯美写真

许星辰跟邵怀明在外面,到底去逛了逛小吃城,又去了一些有老城特色的地方,过年的时候,这里来玩的人也不少。

不过两人吃完午饭就回去了。

许星辰就想要早早回去陪老爷子,她这个做孙媳妇的人,不能在外面玩的太疯,还是得矜持着点的。

回到家,邵老爷子正好刚睡完午觉起来。

看到他们又买了些东西,邵老爷子前一刻慈爱的笑着对着许星辰。

下一刻,就冷着脸,对邵怀明不高兴。

“这么早回来?怎么不带星辰多玩玩啊?帝城这么多好玩的,这么早回来,是不是在主意?又不耐烦了?”

邵怀明没有解释,因为自家小女人已经舍不得他被误会,赶紧解释了。

“爷爷,没有,是我想要回来了,我们在帝城这几天,都可以逛的,不急在一天的。而且好久不走路,走的还挺累的。”

“累啊?正好,就让怀明给找人来捏一捏脚,推拿一下,对了对了,我记得以前……”

老爷子刚要说以前苏曼,但是幸好,自己还反应过来了,收住了话。

而博叔最了解老爷子,立刻接话了。

“对,以前是听说,小姑娘去做美容按摩,那地方女孩子都喜欢,让怀明带去办张卡,经常去做一做……”

“对对,怀明,赶紧给星辰弄一个。”

“爷爷,不用了,等日后我们搬过来再办吧。不着急的,爷爷,来,吃点水果……”

许星辰亲近的跟邵老爷子聊天,邵怀明则接了电话,去了书房。

其实,没有别人,都是打电话想要见见邵三爷的,听说邵三爷有女人了,来打探一下消息的,或者是想要亲自给邵三爷和老爷子拜年的。

除却一些朋友,合作伙伴,更有一些政府领导,一些老前辈的,他都得亲自去拜年,或者是打电话拜年。

等从书房出来,邵怀明看了他们一眼。

“有点事儿,我出去一趟。”

邵老爷子想了想,也似乎明白自家孙子还是想要躲着许星辰,去办点自己的事儿。

而许星辰丝毫没有怀疑,毕竟邵怀明当初在帝城,肯定有过自己的朋友和当年的那个交际圈,自己出去是必然的。

许星辰自己也没有想要一直粘着他的。

邵怀明顺利下楼,一辆低调黑色汽车,停在小区门口,他刚走到门口,司机迅速下车,恭敬有礼的开了后座的车门。

上车之后,司机才开口:“三爷,之前何助理安排的,今天下午去政园,那边就差您了。另外,晚上,还有一个宴会,需要您出席,等时候,几位大领导都会在……”

邵怀明冷峻的脸上,面无表情。

“先去老宅,换衣服。”

“是,礼物也都放在老宅,准备好了。”

车子寻思开往老宅,邵怀明一番变化,其实本身没有什么格外另类的装扮,但是,换上他搞定的西装,神色一凛,那众人最熟悉的邵三爷,真正的模样,也是许星辰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样子便出来了。

邵怀明到了政园,被人带着进了屋,里面,好几波人拜年都还没走,看到邵怀明来了,也都寒暄着说了几句。

而在政园,邵怀明基本上都是晚辈,各种问好,并且转达自家爷爷的问好。

“怀明,怎么我听家里的小辈说,这次回来,带了女孩子了?”

邵怀明淡淡的应道:“是。”

“哟,这太好了,爷爷见了吗?”

“见了。”

“那他这个年可是高兴了。终于见有了女朋友了,可以不用每次见面,就跟我们唠叨了。这女孩子带回来了,什么时候结婚呢?爷爷肯定很着急的。”

邵怀明也点头,“快了。”

“挺好,挺好,这要结婚了,别忘了都通知我们。”

这边寒暄拜年,又跑了好几家了,到天黑了,邵怀明这个晚上估计也不会回去吃饭了。

他提前给许星辰打了个电话。

许星辰表示谅解。

“不过,可别喝酒啊,喝也别喝多,喝酒也别自己开车,注意安……”

这啰嗦的一堆安知识,邵怀明在车上听着都笑了。

“嗯,不喝酒。跟爷爷早点休息,不用等我。”

“没事儿,反正不上班,我睡的晚,等回来,我提前给弄点汤……”

邵怀明扯了扯领带,微微放松了些。

“乖女孩~”

他这一声宠溺的叫声,让许星辰愣住的同时,打心底上窜出来一股电流,浑身麻酥酥的,让她不由得身子一颤。

“……怎么这么叫我啊?”

邵怀明低沉的一声,性感略等笑声。

“不喜欢吗?”

“……喜欢!”

就是好苏哦!

许星辰小脸儿不禁有些变红了,贴着电话的耳朵都热了起来。

而邵怀明又再叫了她一声。

“乖女孩,”

许星辰越发不好意思,控制不住的嘴角,往上弯了弯,眼睛都跟着笑眯眯的,像个特别快乐的小苹果了。

邵怀明没有看到小女人的样子,但是也猜到了,她这个人向来容易害羞。

从结婚开始,她似乎是没有爱经验的样子,跟他亲密,到越来越亲密,哪怕是偶尔在外面拥抱一下,都会觉得不好意思的脸红。

这会儿,肯定也是害羞了。

她的模样,现在定然娇媚,迷人,让男人招架不住的,想要对她这样那样。

想到她的样子,邵怀明身体不禁有了反应。

而车子正好停下,邵怀明这才,再说了几句挂了电话。

那边挂了电话之后,秦雪的电话打了进来。

许星辰接起来,秦雪声音有点兴奋。

“啊呀,星辰,抱歉,今天不能见面。但是,知道的,我老板让我当女伴,我终于有机会,见识见识这些上流社会的人了。一会儿我给视频,或者拍几张照片,也让开开眼。”

原本他们定的初一去秦雪家,但是秦雪早早通知了许星辰,她有别的事儿。

这不就是今天晚上,她跟老板齐御平来参加宴会,所以白天的时间,秦雪好不容易找了个做造型的,还加了钱的,特别认真的对待了今晚上这个宴会。

“我们还在车上,一会儿就到了。”

许星辰惊讶,“不怕被老板听到啊?”

“不怕,我什么人,我老板都知道,”

秦雪当着齐御平的面儿,基本上没有不敢说的话。

而齐御平也真了解自己手下这位得力干将,也没有什么在意的,看着秦雪那嘚瑟的跟闺蜜炫耀的样子,无奈笑笑。

而许星辰插着耳机,听秦雪说话,她这边还在帮博叔做点别的菜。

她这个孙媳妇,可得给老爷子露一手,做菜这方面许星辰绝对是拿得出手的。

邵老爷子在厨房门口,来回走动,似乎闲不住。

“爷爷,我最好的朋友,秦雪,就是我跟提到的,她想跟拜年。”

她将手机递给老爷子,秦雪立刻嘴甜的拜年,祝福。

老爷子也非常高兴,“等星辰去家,把我给的红包带上,星辰说过,也是个好孩子,日后在帝城,经常来看我老头啊!”

“好来,爷爷,我一定会的……”

之后,没再多聊,秦雪挂断了电话。

在齐御平递上邀请函之后,车子才被允许进去,接着又行驶了几分钟之后,才远远看到了最里面的一排排独栋房屋。

秦雪无声的赞叹,下车之后,小声的跟自家老板问:“老板,这种酒店,以后要是来住,可以叫着我啊!”

齐御平斜睨了眼秦雪。的

秦雪赶紧笑道:“我是说,单独住,”

“嗯哼,经费不够。”

“哎呀,老板,好歹也是富二代啊,咱律师事务所又这么赚钱,住一晚上还是可以的,别这么小气啦。”

齐御平冷笑了下,“我就是这么小气。”

秦雪暗暗吐舌,一快走到门口了,立刻表情一变,抬头挺胸,眼神清冷,气质就出来了,挽着的齐御平的胳膊,微笑的恰到好处。

齐御平看她这变化,嘴角暗暗一勾,低声故意说了句,“画皮啊,是。”

秦雪冷哼,“装是女人最基本的技能,这一点我还是能做到的。”

两人走进这一栋最大的别墅里面,进去的时候,刹那衣香鬓影,觥筹交错,每个人都带着一种笑容,反正在秦雪看来,好像都不太真。

她跟着齐御平见了几个人,点头微笑,认识了经常在很多人传说中的什么名媛啊,什么大佬啊!

而那些人见齐御平也都是给点面子而已。

“老板,这些人这么高高在上的样子,就是不知道见到比他们还尊贵的人,是什么表情呢。”

齐御平笑,“不平衡了?”

“没有,我就是一小人物,我自己心里有数。就是不太明白,同样是人,怎么他们这些人活的就这么不像人?”

这话,实在是讽刺的很,秦雪也不掩饰她的嘲讽。

齐御平无奈,“呀,要是看不过,要不咱就早点走?”

“别,好歹再看看啊,我来就是来看光景的……”

秦雪端着酒杯,小啜了一口,似笑非笑的,倒是别有些风姿。

本来她的长相,身材,就格外的艳丽,艳丽到遮不住的性感,也就是她比较冷,以及齐御平在身旁,所以男人们还算没有冒昧搭讪。

这不齐御平一走开,就有人想要来“聊两句”了。

顾廷川是带着顾落落来宴会的,他最近可是看的顾落落很紧,自然不想要让她闯祸。

“怀明哥哥也会来的吧?季老的宴会,听说还请了霍先生和霍小姐,怀明哥哥不来,说不过去。”

顾廷川慵懒的扫了扫满场,手中捏着酒杯,对妹妹道:“三哥来不来,都跟没关系。一会儿他要是来了,收敛点的脾气。”

顾落落不高兴的嘟嘟嘴,“我知道啦。哥哥,我说过的,我不会骗的。我知道错了。我现在只是很久没有看到怀明哥哥,想他了。就算只是哥哥,我也会想啊,我还想东子哥呢……”

她说的是不是真话,顾廷川也没有想分辨。

反正看好她就是了。

不过,顾廷川看到秦雪的时候,金丝眼镜下的一双眸子,忽然有了兴趣,眼底闪过一抹兴味,嘴角勾了下。

顾落落顺着哥哥的眼神看过去,她故意的说:“哎呀,性感尤物呢,哥哥,不赶紧的?”

顾廷川笑笑,看了眼顾落落。

“哎呀,我去找君姐聊天去。”

说着顾落落很识相的去找别人去了,顾廷川也不担心她这会儿捣乱,便朝着秦雪过去。

“喝我这一杯?”

秦雪手中的香槟喝完,她刚要找侍者,没想到顾廷川接过她的空杯,然后将手中的递给秦雪。

“顾少?”

呵呵,这是认识的。

顾廷川看着这美女,还真是有些眼熟,不过这身段,性感的,从骨子里透出来的,也是个不错的。

不过秦雪并没有接他的酒杯。

而是疏离的笑笑,“顾少,真巧。”

而顾廷川还是没有想起这是谁来。

“是啊,真巧,”

秦雪心里暗暗翻白眼,看着他这个样子,摆明是有些记不起自己是谁来了,顾廷川这是还当她是可以随意搭讪带上床吧?

“咳咳……顾少,我是秦雪,御平律师所的律师,也是……星辰和邵先生的朋友。”

摆出邵怀明和星辰来,是许星辰说过,顾少对他们夫妻挺好的。

顾廷川一听,终于想起来了。

脸色一黑,心中不知道怎么低咒呢。

“秦雪?”

“是啊,顾少,好久不见。”

顾廷川面上尽量保持着不变到底笑意,可惜这么个女人不能下手。

刚要转身离开,忽然看到门口内,邵怀明跟一位中年男子和年轻女子一起走进来。

顾廷川心中一凛,在众人看过去的时候,忽然将对着他们走来的侍者撞了下,而他手中的酒也顺势都撒到了秦雪身上。

“……”

秦雪没有尖叫,只是震惊了几秒钟。

而顾廷川立刻将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下来,套在了秦雪身上,同时道歉。

“对不起,秦小姐,是我的错。”

然后就半强制性的,推着秦雪往旁边走去,“换一件衣服吧,那边是安排的更衣室,我让人给送衣服,”

“不用,我……”

顾廷川哪儿用她拒绝,又招呼了女侍者,带着秦雪进了更衣室。

然后吩咐人去准备衣服的时候,告诉使者,“让里面这位秦小姐待的时间长点,越长越好,知道吗?”

然后顾廷川马不停蹄的,迅速转身去找邵怀明。

他刚才那体贴女人的样子,熟知顾廷川本性的人,都看热闹呢,以为这位顾少又要对女人下手了,还如此不分场合,不免有些看好戏。

可是,这才没多久,他就出来,并且脸色有些严肃,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迅速找到邵怀明,他正在跟刚才那位男子和女孩子,一起给季老拜年,交谈。

顾廷川收敛了下表情,笑着走过去。

“季老,过年好,祝您健康长寿,越活越年轻啊……”

季老笑笑,“这小子,不是很忙?”

这话别有深意呢。

顾廷川也不在意,“您老可误会了,忙什么也不能错过给您老拜年啊!”

“这张嘴啊,怪不得那么多姑娘喜欢。”

顾廷川看向邵怀明,还没说什么,邵怀明替他介绍。

“这是霍屿先生,这是霍先生的女儿霍念微小姐。”

霍屿人到中年,依旧挺拔英俊,虽然免不了鬓角的斑斑白发,但是掩不住他的翩翩风度。

而霍念微却普通的多,单单长相来说,并不出众,但是她却气质不错,脸上眼睛里,表情中都是自信。

认识了,打了招呼,又是多聊了几句。

顾廷川面上从容,心里却着急的很呢,他暗暗给邵怀明使眼色。

“三哥,我有点事儿想要跟说。”

邵怀明这才跟他们点头,跟着顾廷川走到一旁。

“三哥,许星辰那个朋友秦雪,也在这里,我刚才把她弄去了更衣室,这会儿还没出来。要是她出来,看得到就糟糕了。”

虽然,他其实并不觉得曝光有什么不好,但是,顾廷川觉得,要是让秦雪现在看到了,三哥只怕会很生气的。

所以顾廷川还是给挡了挡。

至于这两人到底会不会碰上,要么走一个,要么就是天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