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 2022年5月10日

又污又色的视频

() 封望不想提自己打人的原因,他的抗拒写在脸上,那是‘不许打听我私事’的防备和警惕。

初筝目光落在旁边桌子上的药瓶。

封望似乎有所察觉,唰的一下将药瓶握在手里,挡住初筝的视线。

封望若无其事的说:“小师妹,兰灵那边你帮我瞒一下,我会觉得你是个好人的哦!”

初筝没看清,但是封望越是遮掩,就越证明有问题。

初筝不置可否,淡淡的道:“今天拍摄暂停,我送你回去。”

“助理送我……”

“那我只能告诉兰灵。”即便是威胁人,初筝都是一脸的冷漠,仿佛她并不是在威胁。

封望半晌才道:“那就麻烦小师妹。”

“嗯。”

封望:“……”

不让你送你非得送。

油画般的少女油菜花地里高清唯美写真

让你送跟你客气下,你还应下了?

什么人啊!

封望起身,脖子上还是很痛,他捂着脖子往外走。

“别让我知道是谁打的!!”封望嘀咕一声。

初凶手筝:“……”不会让你知道的。

初筝将封望送回公寓,封望已经做好应付初筝的准备,然而初筝只是将他送到公寓,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封望:“……”

真的只是送他回来啊。

拍摄停了两天,之后通知他们继续拍摄。

封望还以为对方会换掉自己,结果对方什么都没说,该干嘛干嘛。

可能是觉得自己理亏,封望拍摄的时候认真多然而并没什么卵用,依然把导演气得头痛欲裂。

“还剩下最后一部分,两位老师辛苦一下,争取今天能拍完。”

“我没问题。”封望张口就来。

“……”最有问题的就是你好不好!!

最后一部分是现代的,需要在学校拍摄。

这一部分封望拍得倒是挺顺畅,没怎么出幺蛾子。

穿着校服的少年,和同学嬉闹,被同学失手推了一下,撞到站在中间的女生。

两人无声的对视。

两侧樱花盛放,花瓣打着旋从空中落下。

空气里似乎都飘荡着的青春香甜的气息。

“小心……”

有人喊一声。

少年被惊得回头,一辆车朝着他疾驰而来。

眼看就要撞到少年身上,女生拉住他胳膊,顺势往旁边一拉。

“卡!”

导演喊停。

“迟老师,这里你们需要摔在地上。然后朝着旁边滚两圈……”导演一边说一边比划。

初筝实力回答:“我能拉开他。”

导演:“……”

特么的不需要你拉开他!!

“我的人设不是普通人,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失误。”初筝和导演掰扯理论。

导演头大:“迟老师,这不是合理不合理的问题,我们要的是效果!!”

观众要看的只是呈现出来的视觉效果,不是逻辑。

他们这是广告!!

广告!!

他们的重点也不是剧情,是珠宝!

“知道了。”初筝没有继续说。

导演刚打好的腹稿,突然没处说,憋屈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封望一直沉默,他正低头看着初筝拉着他的手。

这是是拉着他手腕,但是隔着衣服,封望也能感觉到她手心里的温度。

就在他失神的时候,初筝松开了他。

导演在那边喊再来一次。

所有演员归位。

当车子疾驰其实并没有,车子开得很慢,后期会有技术性加快。

初筝在车子靠近的时候,适时拉住因为被车子吓到,而失去行动力的少年。

初筝依然没有摔……

“抱歉,习惯了。”初筝不等导演发火,主动道歉。

厉害也不是她的错嘛!!

假摔这种事,有点困难的!!

导演一口怒火又只能吞回去。

第三遍初筝总算摔了。

导演有点懵,也不是让她真摔啊!这都是要接住后期剪辑的,但初筝是真摔!!!

而且动作十分连贯。

导演吓得没敢喊卡。

两人在地面上翻滚一圈,女生在上,男生在下。

男生脖子上的珠宝露出来,女生像是被吸引一般,忍不住伸手拿起。

封望呆呆的看着她,忘记反应。

女生重量很轻,身体压在他身上,陌生的气息萦绕过来。

樱花缓缓落下,整个画面都充满粉色的旖旎。

女生低垂的睫羽,在眼睑下扫出扇形的阴影。

鼻梁挺巧,唇形饱满,泛着诱人的光泽,让人有一亲芳泽的冲动。

清澈的眸底,像是结了冰的湖面,能照出影子,却又朦胧,透着一股寒意。

封望心底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似朦胧的悸动。

而这份悸动来自面前这个人……

“卡”导演喊卡,这条可以过了。

封望有些手忙脚乱的推开初筝,翻身跳起来,极快的走到旁边去。

“封哥,你很热吗?”助理的声音远远传来。

“不热。”

“那你怎么出汗了?”助理无辜的问。

“走走走。”封望赶着助理离开:“以前没发现你话这么多……你还说,扣你工资。”

初筝从地上站起来。

“初筝姐,怎么受伤了?”良汐冒出来,一眼就瞧见初筝手心蹭出来的伤。

初筝不在意的看一眼:“没事。”

刚才摔下去的时候,给封望垫了一下。

“那怎么行,快,我给您处理一下。”

良汐拉着初筝去另一边处理伤口。

而这里的拍摄结束,转移场地。

后面封望几乎不和初筝对视,导致导演不断吼他。

中间休息,初筝去洗手间回来,发现封望和助理都不在,倒是他的衣服扔在椅子上。

初筝左右看看,见工作人员不是休息刷手机,就是整理器材,没人注意,她小心的挪过来。

抬头环顾四周。

见真的没人注意,迅速在封望衣服兜里摸了两下。

封望衣服里什么都没有……

“你在找什么?”

封望的声音从后面响起。

初筝僵了下。

完球了!

他怎么回来了?

问题不大,不方!

初筝极快镇定下来,不动声色的收回手,转身看向后面的男人,冷静的回答:“手机。”

男人亚麻色的头发上沾着几滴水珠,在阳光显得晶莹剔透,他努下下巴:“手机不是在你手上。”

初筝低头。

手机在她手里好端端的拿着。

“刚找到的。”初筝抬眸,坦荡无比。

封望不太相信,狐疑的问:“你手机怎么会在我椅子上?”

“我怎么知道,良汐放错了吧。”初筝继续坦荡的给良汐扣个帽子。

封望似乎相信这个说法,没有再问,将椅子上的衣服拿开,倒下去,把衣服往脸上一盖,然后就没了动静。

呼……

还好我脑子转得快。

不然就下不来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