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 2022年6月1日

奶茶视频无限观看视频下载

() 怡然宫。

偌大的宫殿透着凉气,丝毫感觉不到外面闷热。

身着华丽宫装的少女娉娉婷婷的立在殿内,正摆弄一盆花。

“春秀,这花怎么要死了。”少女声音娇俏。

“奴婢也不知道……”伺候的宫女摇头:“不然奴婢拿去给王爷瞧瞧?”

少女想了会儿,目露嫌弃:“不要了,换一盆吧。”

春秀:“是。”

“今天那小傻子怎么没到我这里来?”

“娘娘,您小心隔墙有耳。”春秀提醒她:“陛下今天去安宁宫了。”

“……”宣贵妃撇嘴:“陛下好些日子没去了,今天怎么又去了?”

春秀还没回答,外面忽的有人进来。

“娘娘,陛下那边派人来,要将安宁宫的冰鉴都取回去。”

简单的哈喽kt

宣贵妃先是一愣,随后不可置信:“你说什么?”

宫人只能重复一遍。

宣贵妃脸色顿时一沉:“呵,厉害啊那女的,就这么会儿的功夫,就将那小傻子哄得团团转了!!”

春秀在旁边提醒宣贵妃注意言语。

宣贵妃平时除了在小皇帝面前装装样子,其余时候压根不会顾忌太多。

其一是小皇帝还什么都不太懂,很好糊弄。

其二就是摄政王给她撑腰。

“本宫就是不给。”她倒要看看,是谁更得那个小屁孩的喜欢!

她这么久的努力,总不能白费吧?

那个女人……

太后有什么用,还不是无权无势,任人欺凌。

“娘娘……”

“滚!”

宫人见宣贵妃发了火,赶紧灰溜溜的出去。

没有取到冰鉴,那边直接报给阳德公公。

阳德公公亲自派人过来。

阳德公公以前就是先皇身边的人,现在遵循先皇遗愿,照顾小皇帝。

他在宫中地位极高。

宣贵妃再怎么恃宠而骄,此时也不敢过于放肆。

“阳德公公,陛下答应本宫的,现在怎么能取走呢?这么热的天儿,本宫要是中暑怎么办?”

“贵妃娘娘,陛下让您掌管后宫,您就得做好后宫表率,照顾好太后,您说呢?”

阳德公公皮笑肉不笑的。

用词也十分官方。

“太后要用,让内官监再送去就好了。”宣贵妃道。

阳德公公还是笑呵呵的:“贵妃娘娘,这是陛下的命令,希望贵妃娘娘不要惹陛下生气。”

宣贵妃:“……”

“陛下年纪虽小,可长幼尊卑的礼仪却是懂的,贵妃娘娘出身名门,这些道理应该懂的,太后是您的长辈。”

“……”

宣贵妃想到安宁宫那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年纪,辈分却比她高一截,心底就直犯酸。

但是想想她现在的处境,宣贵妃心底又好受一些。

宣贵妃让阳德公公将东西拿走。

但是阳德公公临走的时候,又让她上安宁宫去请罪。

宣贵妃:“???”

阳德公公话传到,并不是管她反应如何,带着人取走本该属于安宁宫的冰鉴。

“你听见了?秀春,听见没,那小傻子竟然让我去给安宁宫的请罪!”

“娘娘,她是太后……”

“什么太后,先皇也不知道为什么临死的时候还要把她弄进宫,不过是运气好。”

“娘娘,您少说两句吧。”秀春担忧的提醒。

怡然宫虽然都是他们自己人。

可保不齐被有心人听见。

“娘娘,请罪的事……”

“我不去。”

她就不信现在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小傻子能把自己怎么样。

初筝没等来宣贵妃的请罪,她也没说什么。

只是素雪有些抱怨:“太后,那宣贵妃胆子未免太大了,陛下的命令都敢违抗。”

初筝不甚在意的道:“胆子不大,怎么敢给一个小孩当贵妃。”

素雪:“……”

素雪观察初筝好一会儿:“太后,您不生气呀?”

“生气什么?”

“宣贵妃这么过分……”素雪委屈的道:“就欺负咱们后面没人……”

太傅府只有个虚职,无权无势的。

以前陛下亲近太后还稍微好一点,前段时间陛下不来,宫里的人就开始踩低捧高。

初筝道:“以后有什么问题直接和我说。”

“太后……”

“你去帮我办件事。”初筝冲素雪勾下手指。

素雪凑过去,初筝在她耳边说了几句。

“太后,这……”

“去办。”

初筝挥下手。

素雪欲言又止,最后叹口气,离开殿内。

素雪按照初筝吩咐的,将东西送到摄政王府。

摄政王听闻是太后送来的,神情莫名的让人将东西呈上来。

很大的一个箱子,摄政王挑眉,亲自将箱子打开。

浓郁的药草味扑鼻而来。

箱子里是药。

摄政王轻呵一声,挑出一包药问旁边的下人:“什么意思?”

下人:“……”

他哪儿知道什么意思。

“王爷,宫里来人宣旨了。”

摄政王眸光闪了闪,拖长了音:“哦?皇帝派人来的?”

“不是,是太后。”

“……”

来宣旨是大理寺卿。

一个掌刑狱案件的,跑来给他宣旨。

这是什么意思?

摄政王不觉得生气,反而觉得新奇。

太后懿旨内容很简单,督促他好好喝药,早日回去上朝,处理政事。

“王爷,您可要保重身体,现在朝堂上没有您不行。”大理寺卿一脸耿直的道:“太后让我要监督您好好喝药,希望您早日康复。”

“监督?”摄政王听出一点不对劲。

“是啊。”大理寺卿虽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只是路过,会被太后撞上,然后被叫来宣旨。

不过既然是太后的旨意,那就要好好完成。

所以大理寺卿一天三次,天天往摄政王府跑。

摄政王不喝药,他就不走。

大理寺卿是多么固执的一个人,整个朝野都知道。

偏偏这人还不是摄政王的人。

而他暂时还不能随便得罪。

摄政王让人看过初筝送来的药,不是什么毒药。

就是普通补气提神的。

可是那药不知道怎么回事,苦得要命。

摄政王被迫喝得怀疑人生。

他倒是有办法不喝,然而像是有眼线一般,第二天大门口就会出现一箱子药,里面附赠有一封信。

摄政王好好喝药,别辜负我的心意。你倒一碗我就送你一箱,直到你把药喝完。摄政王最好别抗旨,我有的是办法让人监督你喝药。

字体端正里透着几分张狂。

像极了他身上那几个还没洗掉的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