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appios

【 .】,精彩免费!

朔方城虽然是边塞地第一大城,当年也很繁荣的很,毕竟是中原进入草原的最后一座城池,城防极为坚固,黑色的墙砖诉说着城池的历史。

李煜率领大军进入城池,发现城池中民生凋敝,脸上多有菜色,微微暗叹道:“梁师都横征暴敛,不能体恤百姓,朔方城才会变成如此模样。”

“陛下所言甚是,朔方城的大部分钱财,多为梁氏所有,还有一部分钱财都进贡给突厥人了,他一心想要夺取西北,哪里还顾得上下面的百姓,所以朔方大城才会变成今日的模样。”陆季览很快就说道:“现在不一样了,现在陛下来到朔方,这朔方将会纳入我大夏的麾下,百姓们也就有了盼头了。日后肯定会过上好日子。”

李煜摇摇头,说道:“朔方乃至西北,对于大夏来说,都是一块飞地,距离大夏太远了,朕不过三万大军,不能纵横西北,现在就算夺取了朔方,也守不住朔方。”李煜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西北可不是草原,想要占领整个西北,非十万大军不可,粮草要充足,三万大军突袭可以,但绝对不能改变大局。

陆季览听了脸色一僵,顿时苦笑道:“那对于朔方城的百姓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他们还会饱受梁师都的压迫。”

“现在不行,并不代表以后不行。”李煜摇摇头,说道:“我们和李唐的大战即将开始,顶多明年,我们就能击败李渊,那个时候,一个小小的梁师都又能算什么呢?还不是挥手之间就能被我们拿下吗?”

“陛下圣明。”陆季览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

“这次南下,也带着的家人离开朔方吧!朔方不可守,而且,朕准备助梁师都一臂之力,击败段德操,一个梁师都远比段德操好对付。”李煜望着远处的皇宫,说道:“这西北留给梁师都,认为如何?”

“陛下所言甚是。臣就是担心梁师都不上道。”陆季览心中一阵迟疑,没想到李煜会想到这种计策,宁愿将西北留给梁师都,也不愿意占据朔方。魄力之大,陆季览感到惊讶。

“他不会不上道的,击败了段德操,他还有机会,否则的话,迟早会被部下杀死的。否则的话,认为朕能轻松占据朔方吗?辛獠儿等人会这么轻易的归顺大唐吗?还不是看梁师都已经是穷途末路了?所以才会如此。”李煜扬鞭说道。

陆季览听了脸色微红,真的说起来,他自己这么痛快的归顺李煜,实际上不也是在梁师都身上看不到任何希望吗?

浅绿针织衫的妹子文艺清纯

不过现在看来,大夏皇帝如此圣明,这天下日后也必定会为大夏所有,无论是李渊也好,或者是梁师都也好,根本不是大夏的对手。他感到庆幸的是,自己已经归顺大夏,成为大夏的臣子。

李煜并没有前往梁师都的皇宫,这样的皇宫他看不上,而是驻扎在梁洛仁的府邸之中,梁洛仁对此很高兴,这也让梁舜民放松了许多。

陆季览亲自打开粮库,命令朔方城中的官员、豪族一起犒赏大军,将士们经过一番厮杀之后,穿越了草原和沙漠,早就是身心疲惫,现在终于有了一个地方修养一番,军心士气上涨了许多。

“臣拜见陛下。”书房中,梁洛仁恭恭敬敬的朝李煜跪了下来。

“梁洛仁,朕从来就没有想过招降。”李煜嘴角含笑,让身边的李冰退了下去,他很好奇,眼前的梁洛仁为何来见自己。

“臣只是想活命而已。”梁洛仁正容道:“自古以来,逆大势而行者,最后都是必死无疑,大夏如日中天,陛下英明神武,日后这江山肯定为陛下所有,所以臣认为,归顺陛下,臣才能活下去。”

李煜听了顿时一阵哈哈大笑,没想到梁洛仁居然有这种见解,让李煜啧啧称奇,又询问道:“论武艺,大夏比厉害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论行军打仗,大夏也有不少能人,若是论治国,大夏也不缺能臣干吏,朕实在不知道,归顺我大夏,能得到什么?”

“他日陛下大军到来,臣必定举西北而降之。”梁洛仁想也不想,就说道:“大夏才是天下的正统,陛下才是天下之主。”

李煜看着梁洛仁,啧啧称奇,这是一个厉害人物,等到自己大军到来的时候,天下已经大定,不得不归降,若自己的大军没有到来,此人该怎么做,还得怎么做。不过,这与自己有关系吗?

“朕很好奇,也是梁氏家族的人,按照道理,应该支持梁师都才是,为何会归降我大夏?”李煜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梁洛仁听了面色阴沉,很快就苦笑道:“陛下,臣虽然是梁家的人,但在别人眼中,臣是一个外人,甚至比外人还不如,外人不会篡夺梁师都的江山,但梁家人会,犬子当初在军前效力,可是被梁师都用阴谋诡计所害,臣的妹婿当初和梁舜民有些口角之争,也被对方所害,臣虽然明面上为大将军,实际上,除掉身边的百余名亲兵之外,调动不了一兵一卒。”

“原来如此。”李煜点点头,从这点看,梁师

都还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连自己的侄子妹婿都不放过,眼前的梁洛仁大概是因为看上去很老实,能忍,低调的让梁师都抓不到把柄,这才保住了性命,否则的话,恐怕也早就被梁师都所杀。

“并非臣不愿意终于梁氏,只是梁师都为人太残忍,臣为了活命,这才背叛他的。”梁洛仁赶紧说道。

李煜深深的看着了梁洛仁一眼,这个家伙对梁师都已经恨之入骨,就算没有大夏的军队前来,李唐的大军来了,此人也会第一个投降李唐。

他正待宽慰的时候,忽然耳边传来一阵优美的琴声,宛若山涧小溪,清澈动听,让人心旷神怡。当下忍不住说道:“这是何人弹琴?”

“臣死罪,是小妹在隔壁院中弹琴,臣妹不知道陛下驾临,冒犯陛下,臣这就将她赶走。”梁洛仁面色一苦,赶紧说道。

“是嘛?”李煜听了却是出了院子,果然看见西北角有一个凉亭,此刻凉亭之中,有一白衣女子,正在弹琴,白衣飘飘,威风吹过,宛若神仙。

“卿日后若是能举西北而降,朕不吝裂土封侯。”李煜目光闪烁,灼灼生辉。

梁洛仁先是一愣,猛然之间脸色狂变,拜倒在地,说道:“臣一定不负陛下信任,为大夏鞠躬尽瘁。”大夏的爵位很值钱,一个侯爵就是封地数百里,这样的事情哪里去找,这可是比其他的封赏要好得多。

“好了,卿先退下吧!”李煜摆了摆手,让梁洛仁退了下去,目光却是落在凉亭之中,口中还惋惜的说道:“可惜了如此佳人。”

梁洛仁听了浑身一动,脸上露出复杂之色,缓缓退了下去,直到退到院外的时候,发现李煜还在望着凉亭,心中顿时生出一丝计较,最后就朝旁边的小院走去。

“诗儿。”梁洛仁等梁洛诗一曲弹完之后,对其招了招手。

梁洛诗看着自己的兄长一眼,让身后的侍女收拾了古琴,走了下来,她面色淡雅,一身素白,虽然没有装扮,但身上还是弥漫着一股悲凉之气。

“兄长。”梁洛诗说道:“兄长找我有事?”

梁洛仁看着梁洛诗一眼,摆了摆手,让周围的侍女退了下去,才低声说道:“我已经决定归顺大夏了。大梁已经不可救,大唐也不是大夏的对手,连大夏皇帝都已经杀到西北来了,日后大夏才是天下的主人,我梁氏要活命,只能归顺大夏。梁师都此人贪婪残暴,我这一支若是不自救,日后必定会为其所杀。”

梁洛诗听了梁师都的名字,双目中闪烁着一丝仇恨之色,她说道:“兄长所言甚是,一切就依照兄长就是了。小妹只是一个女人,也不能帮上什么,兄长若是有需要,尽管吩咐就是了。”

“刚才陛下虽然许诺了事成之后,裂土封侯,但我担心事情有变,大夏的爵位可值钱的很。所以,所以,我需要妹妹的帮助。”梁洛仁低着头,不敢看着梁洛诗。

梁洛诗先是一愣,粉脸上露出一丝红润,双目中还有一丝羞恼之色,但很快就想到了什么,叹息道:“小妹容貌丑陋,哪里能入真龙之眼。兄长恐怕打错算盘了。”

“入得,入得。”梁洛仁还担心自己妹妹不同意,这个时候顿时高兴的说道:“陛下刚才看妹妹一身白衣,弹着古琴,都已经听的入迷了。”

“是吗?”梁洛诗听了脸上顿时露出一丝喜色,又说道:“若是如此,可能为夫郎报仇?梁师都若是归顺了陛下,该如何是好?”

“放心,若是等到那个时候,他绝对没有这样的机会。”梁洛仁面色阴沉,握紧拳头说道:“先去沐浴一番,等候我的招呼,记住了,一身白,陛下喜欢。”梁洛仁转身就走。

“是。”梁洛诗听了只能是在心中叹了口气,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衣,这哪里是白衣,只是孝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