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 2022年5月14日

testflight91抖音

() 师绎视线对上初筝的视线,河风从两人中间穿过,岸边的荒草拂动。

他喜欢她吗?

喜欢的。

不然自己不会那么在乎她,不会拥有那么不该有的念头。

师绎松开一只抓着剑单只手,按在初筝手背上:“晏小姐真的不介意我是什么样的人吗?”

他这样的人……

她根本就不了解。

在他心里住着他自己都不了解的魔鬼,它们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肆意生长。

她身边的人,应该心思纯净,背景干净。

而不是他这样的……

“嗯。我不介意。”初筝严肃的点头。

师绎眸光微微一变,只觉得喉咙发紧:“那……如果我要杀了你呢?”

有种害羞的感觉

“为何要杀我?”我哪里做错了吗?你就要杀我!!

“晏小姐,我只是问如果。”

初筝沉默下:“那我……”尽量让你杀吧。

小姐姐,想好再说哦。初筝的话开个头,就被王者号打断了。

初筝:“……”王八蛋你是不是变态!这种时候你也偷看?

???它怎么就偷看了?分明是你自己在想奇奇怪怪的事!!

“晏小姐?”

初筝眼帘微一垂,毫无征兆的低下头。

师绎晃神的空档,女孩儿的声音在耳畔响起:“随你。”能杀到我算我输行了吧!!

随……他吗?

好一会儿,师绎抗拒的姿态明显软化下来,最后隐隐有所回应。

他真的好喜欢她。

想要拥有她……

可是他不敢。

他甚至怕自己碰一下,就如水月镜花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最后要不是师绎阻止,他觉得自己要交代在这荒郊野外。

师绎把衣服整理好,拿上佩剑,跳下了石头。

初筝坐在石头上,手肘撑着曲起的膝盖,颇为霸气的坐姿,微微仰头看着比自己稍微高一点的男人。

后者不太自然的移开视线,朝着初筝伸出手:“晏小姐,不走吗?”

“你要跟我回去?”

“……”师绎准备收回手:“晏小姐不想走,那我先告辞了。”

手掌被人半空截住,女孩儿借着他的力,站了起来,身高一下就比他高出一些。

师绎此时需要仰头看她。

初筝弯腰在他唇角轻啄一下:“回家吧。”

师绎唇瓣蠕动下,最后什么都没说,扶着初筝从石头上下来。

本想松开初筝,却被她死死的拽住。

“晏小姐……”

“怎么?”

“可以松开我吗?”

初筝先扣一顶帽子给师绎:“你嫌弃我?”

“我没有,我只是……”师绎嗫嚅下:“我只是……”

初筝眸子微眯,凶巴巴的看着他:“只是什么?”

“没、没什么。”师绎摇头,任由初筝拉着他的手。

走出一段距离,师绎突然问:“小姐,你怎么来的?”

“走来的。”不然我还能飞吗?!

师绎:“这里离城里很远……”

初筝:“是啊,你为什么要跑这么远?”

师绎:“……”

他都打算离开了,难道不应该走远一点吗?

“小姐,我背你吧?”师绎往前走了两步,蹲到初筝身前:“很远的。”

“不用。”初筝拒绝得那叫一个干脆。

师绎似乎有点不知所措,僵在了那里。

就在他准备起身的时候,初筝突然搂着他脖子,趴在他背上:“走吧。”

后者语气那叫一个自然,好像压根没拒绝过他一般。

初筝和师绎一起回来,迎香觉得意外又觉得理所当然,她挠挠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想法。

等初筝进了房间,迎香凑到师绎身边,小声问:“师绎公子……小姐没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毕竟小姐可是说过,要打断师绎公子的腿呀!

师绎公子的腿好好的,那说不定是……

“……”奇怪的事?哪种算奇怪?“没有。”

“哦。”迎香捂着小心脏:“那您千万不要再惹怒小姐了,我怕她真的……”对你下手,小姐真的好凶的!

“真的怎么?”

“迎香。”初筝的声音从房间传出来。

迎香赶紧应一声,冲师绎又是摇头又是摆手:“没事没事,我先进去了。”

师绎站了片刻,推开自己的房门进去。

房间还是他走的时候那样,师绎心底叹口气,下定决心走,最后还是回来了。

师绎回来之后,迎香就发现初筝明显心情很多,之前是低气压,她都有些喘不过气。

而且迎香还发现,师绎把称呼又换回了最初的小姐。

晏小姐这个称呼过于正式疏离,但也代表着师绎和初筝的身份并没有太大的等级之分。

可是小姐就不一样了……

哎,说到底还是小姐被美色给耽误了啊!

师绎正想着,就见美色领衔主演从另一边过来,气质如华,姿容似玉,好一个美人。

迎香低下头:“师绎公子。”

“送给小姐的?”

“嗯。”

“我去吧。”

“……好。”迎香将手里的东西交给师绎:“这几日小姐身体不太舒服,师绎公子一定要看着小姐喝完,一定要看着她喝!”

迎香叮嘱师绎。

师绎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点点头。

师绎敲门进去,发现房间里还有几个人,他微微一顿,思考要不要退出去,就见主位上的人冲他招了招手。

师绎只好端着东西过去。

“小姐。”

“怎么是你送?”

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他身上,有探究,有好奇,也有警惕……师绎硬着头皮回:“小姐不想我送吗?”

“没有。”初筝面色没什么变化:“你先坐一会儿。”

“小姐,我先出去……”

“坐下。”

师绎:“……”

师绎打算去旁边坐,初筝却屈指敲了敲旁边。

“小姐,这不合适。”

初筝手掌托着下巴,语调轻飘飘的,说不出是威胁还是提醒:“师绎,你不坐有的是人想坐,你可想清楚。”

师绎:“……”

师绎手掌紧了又紧,最后顶着压力坐到初筝旁边。

初筝满意的移开视线,看向其他人:“如诸位所见,我的身边人就不劳各位费心了,此次念你们是初犯,我就不计较了,再有下次,就别怪我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