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 2022年5月14日

猫咪必火手势下载

“宝……宝宝?”星绝呢喃一声。

“嗯。”初筝见他醒了,轻碰他唇瓣两下,没再继续。

星绝眸子里还带着睡意,小声低喃:“我在做梦吗?”

初筝轻咬他一下:“是做梦吗?”

星绝唇瓣上轻微的刺痛,让他瞬间清醒不少:“……不是。”

星绝伸手摸初筝的脸:“你怎么进来的?”

“就这么进来的。”庄园她之前就可以进出,星绝醒过来后,她的权限也没被取消,现在自然可以自由进出。

星绝后知后觉的问:“你怎么来了?”

“不是你想见我。”初筝低头看着他:“睡忘了?”

“……”他当时就突然很想她,可是他没想过她会出现。“你不是有事吗?”

初筝:“都解决了。”

星绝眸光微敛,想要亲她,初筝却故意离他一点距离,若即若离的。

外拍美新娘也很美丽

“宝宝……”星绝不满:“我想你。”

“多想?”

“很想。”星绝眸子盯着她,一字一顿的说。

初筝缓慢俯身:“闭上眼。”

她的声音落在他耳边,带着某种奇异的安抚,以及前所未有的安心。

星绝眸光迷离的看着虚空,恍恍惚惚间,仿佛看见梦境里的画面。

画面重叠,那张陌生的脸,似乎也变成她。

他分不清自己是在做梦,还是在现实。

初筝将人欺负一遍,顺便检查一遍身体,但是衣服都好好的穿着,没有太过火。

星绝大概也没那个意思,没有太主动。

初筝拥着他躺着:“睡吧。”

星绝:“你不走吗?”

“不走。”大晚上我跑来跑去不累的吗?!

星绝抱紧初筝,低声道:“我明天要和你一起吃早餐。”

“嗯。”

星绝唇角轻勾,很快就睡熟。

许是初筝在身边,星绝睡得格外沉。

往常他都醒过来好几次,也没做什么梦,就是突然醒过来。

可这次直接睡到第二天天亮。

星绝醒过来就感受身边的温度,他小狗似的蹭了蹭,头发扫过初筝脸颊,有些痒。

初筝按着他脑袋:“别蹭,狗吗?”

星绝最后一点睡意消失,抬起头,笑着打招呼:“宝宝,早。”

初筝轻拍他脑袋两下:“不早了,你不上班?”

“……”不想起来,想抱着她继续睡。

不起床是不可能的。

星绝起床洗漱换衣服,他拎着两套衣服过来,其中一套递给初筝。

“干嘛?”

星绝理直气壮的:“情侣装。”

初筝眸光微缩:“不是穿过了?”

星绝:“那是昨天。”

初筝眉心跳了跳:“我可没答应你每天都穿!”

星绝眉目温和:“可是我想和宝宝穿,这样别人才知道,我们在交往,你是我女朋友。”

说完他还笑一下。

“宝宝不想宣誓主权吗?”

“……”

草!

初筝扫一眼星绝拿来的衣服,很常见的衣服,并不是很夸张。

初筝伸手翻了翻:“还有别的吗?”这衣服没兜兜。

“有。”

星绝拉着初筝去衣帽间,他推开门,初筝一眼望去,里面的衣服全是成对的。

从西装礼服到居家睡衣。

只要是有男款的,必定会有女款,每一款都是挨着放,并不是男女分开放。

初筝:“……”

这家伙密谋多久了?

日常的衣服偏多,而且很多款式都比较简单。

星绝大概是观察过她。

初筝也不是每天都穿着大裤衩招摇来招摇去,有时候也会穿日常的衣服,款式都是偏简单方便的。

星绝准备的衣服只是某些图案和色彩的相呼应,不是那种扎眼的情侣装。

初筝深呼吸一口气。

要宠!

她随手挑了一套有兜的衣服换上,星绝明显透着开心,毕竟他整个都快飞起来。

初筝:“……”

初筝忍了又忍,最后实在是忍不了,将人压在卫生间的台子边亲了好一阵。

星绝下楼的时候,脸上的薄红都还没消失。

庄园的餐厅巨大,星绝让机器人把椅子搬到初筝旁边,一边吃东西一边和初筝说话。

初筝话不多,有时候懒得应。

初筝忽的觉得小腿被人碰了下,星绝正偏着头看她,脸上倒是一派正经。

初筝放下手里的勺子,认真的问:“星绝,你想在这里被我亲?”

星绝看下来往的机器人,加上胡硕估计快来了,他摇摇头,乖乖的把脚收了回去。

“大少爷。”

两人正吃东西,一个约莫五十左右,穿着讲究的男人从门外进来。

他叫完星绝,视线一转,落在初筝身上:“初筝小姐。”

初筝不认识这人,不过叫星绝大少爷,应该是星家那边的人。

初筝不动声色的打量对方,对方没有多关注她,已经移开视线。

“大少爷,这是老爷子让我给您送来的调理身体的。”

星绝神色淡淡:“放下吧。”

男人将东西放在桌子边,微微弯腰,也没多说什么,礼貌的退了出去。

“星家的管家。”星绝等人走了,这才和初筝解释。

“他认识我?”

星绝反倒是疑惑:“他们不应该认识吗?你是我女朋友呀,他们肯定知道的。”

初筝:“……”

可那是我编的。

星绝突然冒出来个女朋友,星家那边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个星家……

星绝被胡硕接走,初筝出去就看见星家那管家,站在不远处,正等着她。

“初筝小姐,老爷子想见您一面。”

“想见我?”

管家礼貌的笑一下:“初筝小姐方便吗?不方便的话,我可以改天再来接您。”

管家口中的老爷子,是星绝的爷爷。

初筝沉默一会儿,看在这层关系的份上,没有拒绝。

见面地点是老爷子定的,老爷子精神抖擞,看上去挺年轻,面前放着一套茶具,正在喝茶。

“初筝小姐,请坐。”

老爷子笑呵呵的,就和一个普通老头一样,没什么架子。

完全看不出来他曾经是繁星集团的领军人物。

初筝也不客气,在他对面落座,姿态随意,没有任何拘谨。

老爷子和蔼的问:“初筝小姐喜欢喝茶还是咖啡?”

初筝不挑:“都可以。”

老爷子便自作主张,给初筝倒了一杯茶。

“初筝小姐,今天冒昧请你来,你也应该猜到是什么事。”

“星绝。”

“初筝小姐误会了。”老爷子摇头,抿了一口茶。

“……”不是因为星绝吗?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