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 2022年5月16日

樱桃视频标

() “看到了没。”江野领着初筝站在稍微角落一点的地方,指着一个方向。

那边坐着三个人,四周的人都远离那边,形成一个真空地带。

“你要找的人应该就是他。”江野道:“我帮你打听了下,他叫齐风,是道上有名的中间人。”

这号人只牵线搭桥,其余东西都不沾。

但这类人的人脉资源极广。

初筝要找的是坐在中间的那个男人。

看上去十分儒雅,带着金丝眼镜,就如教室里上课的教授一般。

“殷先生。”初筝突然出声。

江野顺着初筝的方向看过去,男人僵硬的回过头。

看清叫自己的人,真的和自己所想一样,眼底流露出几分畏惧。

他踌躇一下,上前:“初筝小姐。”

“殷先生,帮我个忙。”

安静甜美丹婷室内清纯唯美写真

“……”

殷鸿看一眼和初筝站得极近,可以说是暧昧的江野。

心底直打鼓。

她又想让自己干什么?

他就不应该去贪盛珉留下的东西……

可是真的要重来一次,殷鸿觉得自己还是会去。

殷鸿压下心底乱七八糟的想法:“咳咳……初筝小姐请讲,只要是能帮的我一定帮。”

江野对于初筝做事,程未发一言,漫不经心的靠在旁边。

殷鸿却觉得压力极大。

这小男生看着有点眼熟啊……

“殷先生,你找我要谈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走廊上,齐风语气里明显有些不耐烦。

殷鸿陪着笑,继续领着他往前走:“齐先生,我说的事挺大,我们去那边,免得有人偷听。”

齐风不愿意得罪这些人,即便是殷鸿这样不算什么大佬的。

毕竟有时候越是中下等的人,搞起人来越不要脸。

得罪这样的小人,对他没好处。

“前面,就前面,马上就到了。”

齐风跟着殷鸿转个弯,刚想说话,却见那边站有人影。

齐风步子顿住,他抬手推了下眼镜。

“殷先生,你是为人引我过来吧?”

殷鸿尬笑两声,然后一溜烟的跑了。

快溜快溜,他不想当炮灰。

齐风:“……”

容貌清绝的少年漫不经心的靠着栏杆,黑色的西装衬得少年光风霁月。

他随意散漫的抬眸看过去,噙着淡笑打招呼:“齐先生。”

齐风放下手,插进裤兜里:“江先生,不知找我有何事?”

“不是我找你。”少年站直身体,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

齐风往那个方向看去。

那边是楼梯,再往上就是游轮的顶部了。

江野竟然都是个引路的。

到底是谁要见自己?

齐风深呼吸一口气,顺着楼梯上去。

顶部本该有人,此时却空无一人。

不……

有一个人。

她坐在中间,桌子上摆着各种点心和酒水,霓虹灯将小姑娘的身影勾画得清晰明亮。

她不过是随意的坐在简单的椅子上,却坐出王座的架势。

齐风停在楼梯处。

眉头轻轻蹙气,盛家的那个盛初筝?

江野漫不经心的叫一声:“齐先生?”

齐风回身,继续往初筝那边走:“盛小姐。”

初筝冷淡的点了下头,示意他坐。

江野则走到初筝旁边,他也没坐,就那么靠在她椅子边,如同一个尽职的骑士,守卫自己的女王殿下。

齐风视线在江野和初筝身上打个转。

这两个人怎么搅和在一块的?

江野是谁?

黑金的江二爷……

和盛家算起来可是竞争对手,此时却站在一块,这可有点稀奇。

“盛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齐风十分镇定的落座,双手交叉放在身前。

初筝也没有拐弯抹角的意思:“我想知道,谁要买我的命。”

小姑娘眉眼冷淡,语气更是平静。

齐风忍不住多看两眼。

他手里的资料显示,这位盛小姐可不是这个样子……

盛珉的失踪,会让一个人变化这么大吗?

人最为复杂,齐风深谙这个道理,因此他也只是奇怪一下,并没什么不切实际的猜想。

“盛小姐在说什么?”齐风面色不变:“我怎么会知道谁要买盛小姐的命。”

初筝将手机放在桌子上,推着尾部,轻轻用力。

手机滑到对面。

齐风伸手截住。

齐风顿了几秒,将手机拿起。

“认识吧。”

齐风看一眼就放下:“盛小姐,我是认识他,可那又如何?盛小姐应该知道我做什么的,我认识的人很多。”

他将手机推回来。

“盛小姐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初筝扔出一张卡:“这里面有两千万,买一个名字。”

卡从空气里滑过,正好落在齐风面前。

齐风起身的动作一顿。

他坐回去,儒雅的脸上露出三分笑意:“盛小姐,你可真大方,但是很抱歉,这笔生意我做不了。”

“五千万。”

初筝拿出第二张卡。

齐风盯着两张卡。

一个名字五千万……盛家这是什么情况?

想到之前这位盛家小姐,上亿的货最后沉海的手笔,齐风莫名又淡定下来。

盛家的底蕴还是有的,不过照她这么花,估计也败不了多久。

“盛小姐,我想你应该知道,做我这行的,最重要就是为客户保密,做的便是口碑,我今天要是告诉你,以后谁还会找我办事?”

齐风笑着将卡再次推回去。

五千万是很多,可还不会让齐风冒着风险。

“一个亿。”

“……”

一个名字,一个亿。

齐风心底不动摇是不可能的。

“盛小姐,这场宴会持续三天,我应该有时间考虑吧?”齐风问。

“没有。”初筝毫不留情的拒绝,精致的眉眼间尽是冷意:“你有两个选择,要么你收钱,告诉我;要么我用我自己的方法问,你选哪个?”

齐风:“……”

给钱不就是你的方法吗?

后面还有什么方法?

显然在初筝的认知中,花钱是王八蛋的方法。

她的方法是直接动手。

才不跟这些人瞎哔哔。

浪费时间又浪费口舌。

“盛小姐……”

初筝按了手机的倒计时,摆在桌子上:“十分钟。”

齐风:“……”

江野不知从哪儿摸出来一把枪,在手里转一圈,慢条斯理道:“齐先生,有钱拿,总比丢命好吧?”

齐风:“……”

上来经过严密的检查,他怎么把枪带上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