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app资源

人群中,柳清明喝了一口酒,开口道:“宗主,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你的炼丹造诣可是已经到了丹王级别,就连你也救不了这小子吗?”

“能试的办法都试了,现在只能尽人事听天命,至于这小子能不能醒来,只能靠他自己的造化了。”

张可欣瞪大了眼睛看着百草门的宗主:“师父,我哥哥真的醒不来了吗?”

“十有八九是醒不过来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一定不会放弃他的。”

这一次张可欣没有像上次一样大哭大闹,因为现在伤心也没有用,她只是呆呆地看着张逸风,心里焦躁不安。

房间里其他人也都是沉默不语,一个个低着头,眉宇间满是忧愁。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又过了一个时辰,张逸风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但是他的脉搏体温还是和之前一样,都是正常的。

看着众人还是不打算离开,三长老走上前来叹了一口气说道:“宗主,我觉得我们现在不应该在这里守着张逸风,而是想想该如何应付圣丹阁。”

“这小子飞升的时候那种阵仗太大了!想必整个幽州的修士都看到了吧,从此以后百草门要多事了。”

其实在这里的所有人,最不希望张逸风醒来的,便是三长老,这三长老之前在张逸风还没有完闭上眼睛的时候,说了一些狠话,如果张逸风醒来之后将这件事情禀告宗主,又免不了一顿责罚。

如果张逸风真的醒了,那他想要报仇就更难了,他的两个徒弟也就白死了。

闻言,百草门的宗主眉头紧皱,刚才三长老所说的确实是一个问题,接下来要面对各门各派以及各大势力,他必须得保证宗门的所有人都不把事情说漏嘴。

竹林深处清纯气质美女 美的如仙女下凡尘

就在这时,一个百草门的弟子慌忙的跑进了大殿。

“宗主各位长老大事不好了,圣丹阁派人过来了。”

一听这话,百草门的宗主立刻转身:“你说什么?圣丹阁居然来人了?你可知道对方来此处是为了什么?”

“宗主,这还能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张逸风吗?他们也看到了渡劫时的场景,想借着恭贺宗门有一人渡劫成功的理由,来看看张逸风现如今的情况。”

“那日最后一道神雷落下时,张逸风从空中消失,大多数人都认为张逸风可能十有八九被雷给劈死了。”

听完这个弟子说的话,百草门的宗主门头皱的更深了:“这该如何是好,要怎么样才能让这群家伙离开呢?要是他们知道张逸风现在已经成这个样子了,估计我们百草门就要大难临头了。”

“宗主,不至于吧,这么多年了,圣丹阁一直没跟我们动手,现在就算他知道张逸风没了,也不可能对我们动手,最多嘲笑一番。”四长老挠了挠脑袋说道。

宗主没有说话,如果真如四长老所说,那这件事情就简单多了,可是根据百草门宗主的认知,圣丹阁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好一会他才开口道。

“你们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之前圣丹阁一直不对我们动手,是因为我们对他们造不成威胁。撼动不了他们在幽洲的地位。”

“可是现在不一样,我们宗门当中突然有一个人渡劫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培养出来的人才,比他们更优秀,你觉得圣丹阁会容忍我们继续发展下去吗?他们肯定会在我们火还没有烧旺的时候,就掐灭火苗。”

众长老想了想,确实如此,毕竟圣丹阁做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很多宗门刚刚崛起就被圣丹阁打压。

看来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

就在诸位长老眉头紧皱的时候,又一个弟子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

“圣丹阁的长老还有几个弟子现在已经进了宗门,往这边来了。”

百草门宗主脸色一变,来不及思索,他挥了挥衣袖,带着众长老就离开了房间。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百草门的宗主带着众人刚刚才走出房间,还不足百米,就听到了一阵嚷嚷声。

“这老李头面子还挺大啊,我们都到这儿了,都不说出来迎接一下。”

听到这句话,百草门的宗主眉头皱的更深了,甚至还有些愤怒,他最恨别人叫他老李头,宗门内所有人都不能称呼他的姓名,所以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姓名。

因为他的姓名不是一般的土,叫李大福。

不过对方可是圣丹阁的人,李大福也只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他强挤出一个笑脸,朝着圣丹阁的人走了过去。看到对面是一个大长胡须的老头,李大福当时愣了一下。

“哟,李兄你还是出来了呀,我还以为你们百草门现在面子大,门槛高,都看不起我们圣丹阁了呢。”

“哪里话呢?朱兄说笑了,对了朱兄,今日怎么有闲情雅致到百草门这种小地方来串门呢?”

圣丹阁的那个长老刚想开口说话,李大福立刻又抢了他的话:“不行,怎么能让你站在这儿呢,走走走,先别说了,跟我去到大殿,我们再慢慢的谈。”

说着李大福就带着众长老把圣丹阁的这个长老和几个弟子都给接走了,毕竟在这里实在不安,必须要让他们离张逸风远一些。

到了大殿之后,圣丹阁来的长老丝毫不客气,坐在原本该是李大福坐的位置上。

“李兄,你刚才那个问题问的可真是可笑,你这百草门之前也许算个小地方,但是现在出了个大人物,你这里恐怕马上就要超越我圣丹阁了。”

“真没想到,你们百草门还是人才济济,居然培养出一个少年,而且年纪轻轻就渡劫了,实在是可喜可贺。”

这一招反客为主,用的可真是好,李大福拍了拍桌子,他再也忍受不住了:“好了,你我都别磨叽,你就别装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百草门的主人呢,说吧,你来我百草门到底要干什么?”

“李兄这是怎么了?气急败坏了,怎么?培养出一个人才以后气势都足了很多,敢这样和我说话了,我刚才来的时候就已经说了,我是来祝贺你们百草门的。”

话落,圣丹阁那个姓朱的长老从怀里拿出一份竹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