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 2022年5月18日

国产av软件下载

她小声道:“现在……不用了。”

“怎么不用了?你研究所那边有适合的吗?”

“我不知道。”她哪有心思留意那个啊。

“就算你研究所那边有看得上眼的我也不是很放心,就你这性子,要再找一个跟你同行的,保不准你俩得饿死。你啊,就得找一个爱管着你,操心着你,比较闹腾的人。”

管着她,闹腾……

董眠脑子第一时间出现了黎越铠的身影。

只可惜……

“说起来,我这边好像就有一个这样的人选,下一次回去——”

董眠忙打断她,“妈,不急的。”

“怎么不急了?你快25了,没几年耽搁了,现在正是恋爱结婚最佳年龄,”说罢,似是想起什么,云卿声音低了几分,“说起来,再过一个星期左右,就是清明节了,我也……是时候该回国一趟,给你外公外婆扫墓了。”

“这么说你过几天就要回来了?”董眠不知该喜该悲。她是想见她母亲的,但又担心她真的要给她介绍对象。

“我到时候安排一下吧。”

会不会想天天想着你

“嗯。”

清明时节雨纷纷,这还没到清明,倒是先下起了瓢泼大雨。

董眠和邱彦森没带伞,下班时困在了研究所楼下。

董眠盯着地下深深的积水,小脸皱成一团,邱彦森看了眼过去,“怎么了?”

“这雨……太大了。”

她忘记黎越铠送她回来时跟她说会到研究所楼下等她,还是到地下停车场等她了。

她倒是希望黎越铠在停车场里不要出来,要是他这时来接她,就算他带了伞,也会被淋湿。

正想掏手机出来给黎越铠打个电话,让他不要来接她,她自己待会打车过去,就看到她撑着伞,穿梭在滴滴答答的雨水朝着她一步步走来。

邱彦森笑了下,“他来接你了。”

董眠忙看过去,黎越铠身上穿着黑色风衣,裤子都湿了一半,董眠还没开口,黎越铠就朝她伸手,温柔道:“书包给我。”

“嗯?”

董眠心一跳。

过去,每次见面他第一时间就是帮她拿书包,可那时候他们是恋人,现在……

“雨太大,背在后面容易弄湿。”

“……哦。”

董眠以为这就算了,怎知黎越铠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上来。”

他这是要背她?!

她连连罢手,“我可以自己走的。”

他沉了俊脸,不容置喙的催促,“雨太大了,快上来。”

“我……”

他一直蹲着,董眠看着他宽厚的背脊,慢慢的走了过去,刚靠近,黎越铠长臂一伸,从后将她揽了过来,将她背了起来,董眠惊得只好慌忙的圈住他的脖颈。

身躯紧贴他宽阔的背脊,热气四散,闻着他身上熟悉的男性气息,董眠烫红了小脸,缓缓的倾起身来,拉开与他背脊的距离。

背起了董眠,黎越铠回头看了眼邱彦森:“我们先走了。”

邱彦森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黎越铠背董眠的动作,“嗯,再见。”

走了一会,董眠关心的问:“你……累吗?我可以下来自己走的。”

黎越铠回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七年了,还是跟猫一样轻。”

董眠心口一扯,说不出话来了。

雨伞是董眠撑的,风有点大,黎越铠裤子湿得越来越严重,到了车上,董眠忙找了毛巾给他,担心的问:“冷不冷?这里有没有裤子?你要不要换条裤子?”

“不碍事。”黎越铠无所谓道:“坐好。”

“ 可是……”

“回家再说。”

“……哦,”开着车的黎越铠脸上没什么表情,董眠低头,小声的说:“以后下雨你不要再来接我了,我可以自己回去的。”

黎越铠不知听到了没,没应。

董眠觉得他是不想说话,也安静了下来。

二十分钟左右,车子开进了一栋别墅的停车房。

停车房距离别墅门口还有段距离,管家很尽责,知道他们到了,立刻亲自过来给他们送伞。

看到董眠,很亲切道:“小眠小姐您好,我是这里的管家,以后您叫我管家就好。”

董眠拘谨的点头,“你好。”

黎越铠走了过来,接过管家手中的雨伞,递给董眠,然后走到她跟前弯了腰:“上来。”

他又想背她。

董眠赶紧摇头,“我自己撑伞。”

黎越铠脸色一沉,伸手想直接动手,董眠已经撑开伞,跑进了雨里,黎越铠看着她随即湿了的裤脚和鞋子,喉咙收紧,深吸了一口气,才沉声跟由始至终都低着头的管家说:“走吧。”

这里对董眠来说大而陌生,她自然不敢自己一个人直接跑到大厅里去,她在跑进雨里后,站在原地等黎越铠,巴巴的看着她,就怕黎越铠会生气。

黎越铠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不理她,董眠眸光黯然的垂了脑袋。

她身子向来娇弱,黎越铠担心她在寒气四散的风雨中待太久会生病,脚步生风,走得很快,董眠以为他生气了,亦步亦趋的跟上。

今天是董眠第一天到黎家的日子,不管黎家的人对她的回来是否真的那般重视,这个日子,他们三位长辈都早早的回了家,巴巴的在大厅里等着两个孩子回家。

听说他们到了,倪舒赶紧到门口迎接。

见黎越铠湿了大半,心疼道:“怎么淋成这样?快上楼去换个衣服洗个热水澡。”

说着,见到董眠,略微的笑了下,“小眠也回来了?快坐快坐,别这么拘谨。”

黎靳北也迎了上来,忙说:“管家,叫厨房准备两碗姜汤给少爷和小姐驱寒。”

“是。”

黎越铠把雨伞递给佣人,随口问:“小姐的房间准备好了吗?”

“回少爷,准备好了。”

“哪间房?”

“二楼最左边的空房。”

黎越铠闻言,没什么反应,又问:“各种生活用品都备齐了?”

“是的。”

黎越铠没再说话,忽然拉着董眠的手往楼上走,三个大人,包括董眠都愣了下。

倪舒露出了个僵硬的笑容,“小铠,你这是——”

“我们先上楼去换衣服。”